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1990版《北大荒风云录》(95)

心中的英雄
时间:2017-08-05 09:55:20  来源:原6师68团北京知青  作者:张本瀛  

  叶芸病了,病得奇怪。卫生员已使尽解数,可高烧就是不退。mWw北大荒之情
  初入北大荒不久,思乡的心绪还没有了断,我们看着一道来的同学病得水米不进,都急得团团转。窗外大雪封山,狂暴的风雪已连续数日不停,天地间被风雪搅得浑浊一片。mWw北大荒之情
  是夜十一时,叶芸烧到四十度,又呕吐不止,持续高烧使她又抽搐起来,嘴唇发白。初出校门的女孩子们都吓坏了,谁也没见过这阵势。忙乱中有人叫“快找连长”。mWw北大荒之情
  连长来了,他叫李怀远,是五十岁左右的中年汉子,身子不高,背有些驼,可带棱角的脸上嵌着一对炯炯有神的大眼。连长二话没说,让机务排长发动车送人。大冷的天,机车的水放了,加水、加油启动车最快也得一个小时,机务排长有些为难。连长当机立断:“套马车”,说着便直奔马号。mWw北大荒之情
  车赶来了,我们七手八脚用棉被把叶芸裹了一个严,抬上了马车。连队距团部卫生院有十里路,风雪茫茫,连长独自赶着车走了。一阵阵吆喝声被裹进了呜呜的风吼声。连长用鞭子抽打着梢子马,马车在深深的积雪中压出了两道深沟,车跑得飞快。mWw北大荒之情
  健马轻车,十里路不算太远。在离团部不远的地方,连长吆喝马,打算减慢一点速度。谁知任凭他喊,马一步也不停。他立时意识到,马惊了!mWw北大荒之情
  这可太危险!如果不采取应急措施,后果不堪设想!危险在一步步临近。mWw北大荒之情
  连长果断地跳下车,疾奔两步,一把扯住辕马的缰绳。辕马是全团唯一的一匹俄罗斯种马,四岁口,体大骠肥,两匹马拉一个几乎是空的车,还不是飞起来一般?克马的不是缰绳而是嚼子,扯缰绳平时有用,对惊马就不起作用了。连长拼着全身力气用身体死死顶住辕马向路边的大树上靠,希望能卡住飞驰的马车。mWw北大荒之情
  健马狂奔,拖着连长的身体跑,一点点地蹭、靠、压,车向一边路上慢慢斜过去。连长的棉衣破了,血从胳膊上渗了出来。就在大树卡住马车的瞬间,那匹俄罗斯种马猛地一甩头将早已筋疲力尽的连长整个掀进了公路边的大沟里,当即不省人事。mWw北大荒之情
  不知有多久,团部巡逻的哨兵发现了孤零零的马车,梢子马已挣断绳套不知去向,辕马被卡住倒是立在一边。车上的叶芸仍然处于昏迷,大沟里的连长满脸血迹。他们急忙将人送进了卫生院。mWw北大荒之情
  叶芸患的是伤寒,确诊后经过抢救很快脱离了危险,而连长的头部被摔裂了两寸多长的口子,因失血过多,不幸去了。mWw北大荒之情
  叶芸知道了这个消息,几次昏了过去,她哭着,扯着自己的头发,“是我害了连长啊!是我害了连长啊!”声音凄惨,撕心揪肺。全连知青也悲痛欲绝,为失去的好连长、好兄长痛哭不已。一连三天,炊事班把饭热来热去,却没有一个人去吃。mWw北大荒之情
  连长牺牲的第四天,团党委在我连召开了隆重的追悼大会,为这位骄傲的北大荒人送行。mWw北大荒之情
  连长去了,去了二十年,可我们仍忘不了他。他自小失去父母,在四川家乡参加人民解放军,在战火纷飞的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场上多次荣立战功,并被授予战斗英雄的光荣称号;建国后,他又谢绝组织的安排和照顾,自愿来到了北大荒……mWw北大荒之情
  他是英雄。不论过去、现在、将来,他都是我们心中的英雄。
mWw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