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北大荒后知青时代》(89)

时间:2017-07-29 10:50:06  来源:北大荒知青志愿者委员会  作者:春明  

寻找韩万仓BxW北大荒之情

  韩万仓是谁?当年北大荒黑土地上普普通通的一员,“铁牛55”车长,一位和善活跃、关心荒友的老大哥式的人物。若干年后,由于他总不参加回城荒友们的聚会,引起了大家的惦念。于是,在纪念上山下乡40周年的一次大型联谊活动之前,他的两位荒友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他。经过种种努力和波折,他们终于找到了他的家,找到了他的妻子,甚至找到了他不愿意再次见到荒友的原因。但这些似乎都来得有些过晚,韩万仓已于两年之前离开了人世……BxW北大荒之情
  在当今的文艺作品中,这种寻找的故事并不新奇,例如《集结号》中谷子地寻找当年牺牲战友的家人。但是,文艺作品毕竟是虚构的,而我们要讲述的这个寻找的故事,却是一种真实的存在。正因为真实,才让人们在这个远不如文艺作品情节跌宕的故事中,触摸到了一种感动。BxW北大荒之情
  知青黄建和杨建孚,是一对知青荒友。上世纪70年代,曾经共同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一个锅里抡马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荒友名叫韩万仓,1973年,三个人一起从16团调到60团11连,韩万仓被分配担任“铁牛55”车的车长,杨建孚成了他的徒弟。韩万仓生性乐观好动,喜欢参加各种活动,乒乓球台旁、篮球场上常能见到他的身影;宿舍里嬉笑、打闹也少不了他的份儿。BxW北大荒之情
  在知青返城的大潮中,三个人先后离开北大荒,回到城市。杨建孚和韩万仓回到北京,黄建去了上海。在其后的知青活动中,远在京沪两地的杨建孚和黄建重新建立了联系,但是,近在北京通州的韩万仓却“人间蒸发”,无论大聚会小碰面,总不见他“出席”。11连的荒友在聚会时,常常提到他:“韩万仓现在怎么样了?”“有空咱找找他去。”大家只知道韩万仓回城后,顶替父亲进了北京地毯三厂。开始两年和大家还偶有联系,之后就不辞而别,谁也找不到他了。其间,一个叫“阔子”的荒友还去过地毯三厂寻访,不巧的是工厂已经搬迁,“阔子”无果而返。BxW北大荒之情
  2009年4月6日,黄建从沪来京参加11连荒友的聚会,在这次聚会上,他和杨建孚又想起了韩万仓。特别是会上传出这样一条信息,当年8月,将要举办一个有全团荒友参加的盛大聚会,纪念上山下乡40周年:这让俩人下了决心:这次,一定要找到韩万仓,大家一起见见面。BxW北大荒之情
  杨建孚记得,韩万仓的家在通县马头附近的牛堡屯,到牛堡屯找到他的希望最大。黄建盘算了一下,按照计划9号晚上回沪,如果事情办得顺利,9号能挤出一白天时间。8号晚上他致电建孚:“事情已经办完,明天可以行动。”俩人相约9号早晨8点,八通线终点站土城见。BxW北大荒之情
  黄建:我是个贪睡之人,怕误事,当天晚上,我把手机、闹钟都调到了早上6点。次日清晨,我匆匆洗漱,吃罢早点,带上饮水瓶迈出家门。原本应该乘10号线直接换乘1号线,大概是太想见到荒友,竟然忙中出错,上了13号线。不得已又换2号线再倒1号线。这一折腾耽误了时间,当我赶到土城站,已是8点20了。BxW北大荒之情
  因为要去牛堡屯派出所查询韩万仓的家庭住址等线索,两位荒友见面后,又转奔938路公交站,从那里坐公交车来到牛堡屯站。下车一打听,原来坐过头了,牛堡屯是牛堡屯,牛堡屯派出所是牛堡屯派出所,之间相隔着两站地。事不宜迟,杨建孚和黄建叫了辆“摩的”,赶到了牛堡屯派出所。BxW北大荒之情
  派出所民警知道两位荒友的来意后,面露难色:“我们一般不提供查询,尤其是个人来访。”BxW北大荒之情
  黄建:我们怕他关上这扇门,赶紧向他讲述了找寻荒友的原因和渴望之情,可能是这种荒友间的真情打动了这位民警,他让我们到休息室稍等。几分钟后,他进来告诉我们:“牛堡屯没有这个人。”BxW北大荒之情
  刚刚迈出第一步,线索就断了。或许是为荒友们失望的表情所触动,那位民警告诉两位荒友别走,他再去查一下。不久,这位民警走进来,告诉黄建和杨建孚:这次查找了全北京范围,一共查到两个同名同姓的。其中一个韩万仓1929年出生,应该不是;另外一个是1949年出生……民警话音未落,黄建、杨建孚异口同声地喊出来:“这个靠谱!”因为工作纪律,民警不能提供详细地址,只能提示两位荒友,可以去花家地西里居委会查询。
BxW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