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回忆42年前的岁月(二十)

再感寒冷
时间:2014-06-28 11:12:48  来源:33团  作者:33团 潘季诚  

  今年北京的冬天很冷,近几日白天都在零下的温度,电视里专家说这是因为全球变暖造成的。今年冷是冷,可和当年在北大荒时比,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在离开北大荒最后的两三年,我住在男生宿舍最西头那一间,我的铺位是贴着西山墙的上铺,下铺是孙佰祥。我的铺位靠墙都贴上报纸,挨墙还有一块高30厘米、长2米、厚1.5厘米的木板与墙隔开。天不冷时我的小天地还是很惬意的,再拉上一个布帘子还很私密。一进入12月,屋里的炉子再烧室温也上不去。临近春节时,屋里经常上冻,放在脸盆里的水都冻上了冰,洗脸前得先放炉子上烧化。我的小天地也不惬意了,布帘也拉开了,为的是不挡热气。我挨的墙上也挂了霜,刚开始时是薄薄的一层白,到后来就有一公分多厚,我的褥子边也和墙冻在一起。每晚睡觉要盖上我所有的家当,穿上秋裤、毛衣,再冷时就戴上皮帽子,晚上冻醒时再把滑下大衣盖好。每天早上起床要下决心,快速的套上冰凉的棉衣、棉裤。现在想来那时就是年轻,放现在不知要冻病多少回。zbH北大荒之情
  那时在机务上班,冬天经常到铁牛上临时帮忙。铁牛冬天很忙,要挨家挨户送煤,上山拉石头、拉木头,上迎春拉化肥。我经常上夜班看车,为的是第二天不烤车,节省时间早点出车。因保养间离宿舍区有一段距离,我经常将车停在大食堂东山墙下,小油门着着车,车头顶着墙为的是避风,一、二个小时开出去溜溜热热车。记得有一次到下半夜了,我从宿舍出来,那天没风,天干冷干冷的,走到车边上听到发动机和往日的声音不同,虽是小油门,但听起来比平时快而且有憋着的感觉。我警觉了,再一看,水箱盖处冒热气。坏了,水箱冻了!不容多想,我窜上驾驶楼,快速将车开到保养间,找来喷灯打上气点上火,然后快速的拆下保温被和水箱前罩,用喷灯烧。烤不一会儿,一声轻轻的轰声,水箱水开始循环了,发动机的声音也正常了,我如释负重,同时感到:看车也不易呀。都因天太冷,那时去团山煤矿拉煤一宿两趟,第二趟回来大约都在凌晨三四点。每次回来都感觉冻透了,进屋后打开炉盖,解开腰间的绳子,扒开棉袄让火直接烤前胸,半天都没有火烤的感觉,真是透心凉,回想起来真是无法表达这种感觉。zbH北大荒之情
  想想这些,现在的天气就不叫冷天。所以说去过北大荒的知青,什么苦到我们这都是小菜一碟。
zbH北大荒之情

                                                                          2013-01-06zbH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