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遗失在荒原的初恋(二)

时间:2014-04-18 16:34:23  来源:59团  作者:原59团新闻干事 叶永平  

  毕业分配前夕,我和茜茜都被学校工宣队推荐为“毕业分配组”的学生代表。ZvA北大荒之情
  一次,茜茜带着她小闺蜜胡蕙一起到学校“毕业分配组”办公室来聊天。同学们相互见面后,自然提到毕业何去何从?我不露声色,只听到茜茜隐隐约约谈到想去黑龙江兵团农场。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默默地下了决心,也到北大荒去,因为那里有一位值得尊敬值得心仪的人。ZvA北大荒之情
  我向学校工宣队提出:“我愿意报名到北大荒去,到黑龙江兵团农场去。”ZvA北大荒之情
  工宣队的师傅听了一头雾水:“你的家庭条件是符合分配‘上海农场’的,为啥要到黑龙江北大荒去?我们已经考虑你到上海崇明农场去。”工人师傅语重心长交了底。ZvA北大荒之情
  “不,我想到远点的地方去锻炼。”我莫名其妙的理由。ZvA北大荒之情
  工宣队师傅听得更是云里雾里:“你带个好头,我们支持。这样,你就到黄山茶林场去,那在安徽皖南了。”ZvA北大荒之情
  我无法讲清自己的底细,这是一个天大的秘密,连家里人都不了解。我没有勇气向学校挑明,也没有勇气向家里讲清,更没有勇气向茜茜表白。正因为如此,才留下一个永远无法弥补的缺憾。ZvA北大荒之情
  学校掌握毕业分配“生杀大权”的工宣队,第一次遇到了我这样“不识好人心”的学生,只觉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ZvA北大荒之情
  我又联络了几位志同道合的同学,准备一起到黑龙江北大荒去。当然,如意算盘里有茜茜。ZvA北大荒之情
  而茜茜的家庭条件也可到“上海农场”。她同家里谈起要去黑龙江北大荒,母亲不无担忧:“那里很冷,零下几十度,你受不了的,你姐姐不是在那下乡说过的嘛?”ZvA北大荒之情
  茜茜无力抗争,无力违背父母之言,只好改变了主意,填报志愿是去上海崇明农场。ZvA北大荒之情
  我还是兴致勃勃,在家里准备着到黑龙江冰天雪地的防寒衣物。ZvA北大荒之情
  几天后,第一批赴黑龙江兵团农场的喜报张贴在学校大操场上,上面没有茜茜的名字。这是我万万想不到的结局。ZvA北大荒之情
  如果,主动问一声,我不就可轻而易举去上海农场了?ZvA北大荒之情
  如果,“聪明不被聪明误”,不就事随心愿了。ZvA北大荒之情
  如果,那时有手机、互联网这些联系方式......ZvA北大荒之情
  其实,没有如果。ZvA北大荒之情
  我只得接受这个现实,且将悔恨默默地埋藏在心里。ZvA北大荒之情
  几天后,我终于有机会同茜茜见了面,没有言语可多解释,匆匆忙忙的。可惜,不是在花前月下,不是在那两小无猜的天井里、板凳上。那是在一个特殊的地方。ZvA北大荒之情
  在火车北站,红旗招展,锣鼓喧天。手握藤牌长矛的“文攻武卫”工人造反派战士排列在站台旁。他们警戒着站台内外,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平添几分萧瑟感。ZvA北大荒之情
  身着兵团战士军服的同学们,手拿红宝书,热情地同家人、同学、老师一一道别。ZvA北大荒之情
  茜茜一如既往,梳着短发,右后方用橡皮筋扎着一个小辫子,随着脚步一跳一跳。她特意穿着一件洗了发白的女式军上衣,是那时最时髦最流行的衣着。还斜挎着一个专门装红宝书的塑料包,远远躲在人背后,生怕被人看出是来送我的。她是一个人来的。没有眼泪,没有握手,没有道别,没有激情。只有那平平淡淡的一个远远递过来的眼神,再次的对视,恍惚梦一般。ZvA北大荒之情
  车站上的大喇叭,传来了《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歌曲,人们都预知,这离火车出发的时间不远了。ZvA北大荒之情
  火车的汽笛响了,随之缓缓地起动。同学们男的女的一个个将头伸出狭小的车窗口,流着眼泪,哭着喊着,站台上一片哭声,像是一支送葬的队伍一样。ZvA北大荒之情
  只见茜茜红红的眼圈,娇小的身躯,像一条泥鳅从熙熙攘攘的人丛里挤了过来。她举起手,把随身携带的那本红宝书塞进我的手里。两人再次对望着,火车已快速启动起来。ZvA北大荒之情
  我望着渐行渐远的茜茜的身影,手里感觉红宝书里有个鼓鼓囊囊的小东西。心里咯噔一下,我似乎明白这是茜茜留下的“话”。为躲开车厢里的众目睽睽,我躲进洗手间,关好门,取出红宝书塑料套里夹着的小纸包,心跳加速,手有点颤抖。纸包里是一只小铜圈,像个戒指那样大小。我心里明白,那是不知多少年前的礼物了。ZvA北大荒之情
  我家和茜茜家是几十年的老邻居,父辈是世交。当年,日本鬼子侵占上海时,茜茜家父辈从沪北逃难到租界,落脚到“德馨里”3号,在这老式石库门的后楼租下居住。因为当时房价暴涨,需要出两根“小黄鱼”(金条)作租金,她家一时又没有这么多,是我的父母筹措借给茜茜家。这也算是患难之交。ZvA北大荒之情
  后来的我和茜茜,在这幢石库门里同年同月出生,茜茜比我大十来天。我家的大天井,就是孩子们的“游乐场”,天天玩耍在一起,尤其是“陪家家”的游戏,这两个小孩不知不觉就成了布娃娃的“爸爸妈妈”……ZvA北大荒之情
  还在幼儿园的时光,茜茜和我都在一个班级的。玩“找朋友”的游戏,我最爱找的是茜茜。上学放学,无论哪家的家里人,只需去一个,就可把两人一起接回来。ZvA北大荒之情
  一日,我的姐姐左手搀着我,右手领着茜茜,从幼儿园回家。路过一棵行道树底下,我被一缕光灿灿的东西吸引,眼尖手快,低头拾起,“嗨吆!是个金戒指!”ZvA北大荒之情
  “给我,给我!”茜茜一听便要过来。ZvA北大荒之情
  “是我捡到的,是我的。”ZvA北大荒之情
  “不是金戒指,是窗帘上的铜圈圈。你是男孩子要它干嘛,那是小姑娘的东西。你送给茜茜当做纪念品,说明你对茜茜像铜圈圈那么金光灿灿。”一旁的姐姐劝说着。ZvA北大荒之情
  我的手心里展开铜圈圈,心有不甘地说:“茜茜,把你的‘米老鼠’糖纸头送我一张,跟我换。”ZvA北大荒之情
  “好吧!”ZvA北大荒之情
  回家后,两人在我家的天井里,交换了东西。当然,茜茜的十张一套的“米老鼠”糖纸头被换去了一张,不再成套,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因为,我的集套的“米老鼠”糖纸头也缺这一张,两人早已闹过不开心。这下,两人各取所需,总算各有所获。若干年后,我的小气,被茜茜一直调侃着。那张“米老鼠”糖纸头,最终还是完璧归赵。ZvA北大荒之情
  而今,在我即将离开上海远赴黑龙江畔下乡务农当知青时,茜茜却默不作声地送还这个孩提时的礼物,其寓意究竟是什么呢?ZvA北大荒之情
  我苦思冥想,不解其味。ZvA北大荒之情
  此后,我和茜茜远隔千山万水,几经风雨,尤其是随着茜茜家的搬离,两人天各一方,各奔东西,我们的感情故事最终无疾而终。
ZvA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