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遗失在荒原的初恋(一)

时间:2014-04-17 14:30:48  来源:59团  作者:原59团新闻干事 叶永平  

  下乡北大荒的前些天。3x4北大荒之情
  我躺在石库门阁楼的竹床上。临弄堂的小窗,折射进几丝初升太阳的光线,给低矮昏暗的阁楼带来一天仅有的暂短的光亮。这个时候,不用开电灯,也可看到糊在天花板上报纸的大字和照片。3x4北大荒之情
  这是《红卫战报》,头版的大幅照片上,文革的领袖们坐在军用吉普车上,一手扶着车上的栏杆,一手挥动着“红宝书”。因为楼上茜茜家三天两头拖地板,拖地水顺着年久失修的地板缝隙,漏到阁楼的天花板。3x4北大荒之情
  原来,这种石库门房子结构简易,楼上房间的地板,就是楼下人家的天花板,“一板两用”,难怪不隔音。楼上人家的说话声,楼下也是听得一清二楚。地板的缝隙,仿佛一道道划开的裂痕,隐隐约约透着光亮。所以,那时的石库门人家都会用旧报纸当糊墙纸,一层一层糊在天花板上。久而久之,拖地水浸湿了糊墙纸,留下黄色的斑迹,就像婴儿尿布上的尿迹,黄迹斑斑,像“地图”。楼上人家的脚步声,“嘀嘀笃笃”的木拖板的声音,像榔头敲在头顶上,又烦又吵,我辗转反侧。许久,楼上的脚步声离去了。3x4北大荒之情
  一阵轻盈的脚步声,似乎有意踮着脚尖。多么熟悉的声音,那是茜茜的走路声。我突然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心里“砰砰”直跳,是的,那就是茜茜。3x4北大荒之情
  我一个激灵起身下床,弯曲着腰,侧过身,用右耳紧贴着天花板,再三辨别,确认无疑。我伸出几个手指,慢慢地将天花板上的糊墙旧报纸,沿地板缝撕开一长条,楼上的亮光从缝隙里钻了过来。3x4北大荒之情
  “笃笃笃!”我抬手在那黑黝黝的横梁上,有节奏的敲了三下。她明白,这暗号是我们多少年前约定的,伴随着童年和少年的美好时光,留下了只有我俩才心知肚明的昨天故事。3x4北大荒之情
  楼上没有回应。我又“笃笃笃”敲了三下。3x4北大荒之情
  “笃笃笃!”地板上终于传来了那熟悉又久违的暗号。3x4北大荒之情
  我赶紧从书包里取出一张像信封大小的红纸,这是为下乡送行进火车站的《入场券》。我转过身,拿起红纸,往地板缝隙塞去,一点一点,从楼下塞入到楼上。3x4北大荒之情
  茜茜弯下腰捡起红纸,上面写着:9月23日下午一点,在火车站北站,举行欢送70届中学毕业生赴黑龙江兵团下乡干革命的仪式。凭此券入场。3x4北大荒之情
  茜茜看着看着,脸颊上默默流下梨花泪。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攥紧红纸,顾不上踮脚,“蹬蹬”两步,一头倒向棕绑床上,拽过枕头,“呜呜”地伏枕而哭——她怕别人听见,想把哭声降低些。3x4北大荒之情
  我隐隐约约听着楼上的动静,不知所措。那个年代,禁欲主义横行,谈情说爱被打上“资产阶级情调”的记号。何况,这一对中学生,小小年纪有此“苗头”,家长羞愧,社会也不能容忍。尽管是楼上楼下的老邻居 尽管是青梅竹马一同长大,但是我们像这样的学生男女之间有私情是绝对秘密的,上不告父母,旁不传亲友。而且即使在弄堂里相遇也是形同陌路,无人能察觉。难怪,多少年来,我与茜茜的爱慕之情,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仅仅是隔着一层天花板。3x4北大荒之情
  我躺在竹床上,无奈又无助。茜茜在楼上的棕绑床上抽泣着,樱桃小嘴一个劲地咬着枕头的一角。伤心,却又不能直面相见,一吐为快。近在咫尺,远在千里。楼上楼下,一板之隔,却如同一道天河,远隔千山万水。人世间的悲剧,莫过如此。只闻其声,不可相聚。近在身边,却无法相叙。3x4北大荒之情
  其实,这次的毕业分配,按我的家庭条件及分配原则,我完全可以分配到上海郊区农场。而茜茜的毕业安排也是到上海农场。这本是天作之意,却因为两人的“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没有坐下来相互谈清自己的志向和想法,没有统一好两人的行动和做法。一步出错满盘皆输,造成如今难以弥补的结局。3x4北大荒之情
  怪谁?怪我的懦弱和“洁身自好”?怪茜茜?3x4北大荒之情
  嗨!我和茜茜已好久宛如素不相识者。那个年代,没有多少卿卿我我的缠绵,没有多少轰轰烈烈的相爱。其实,有情人又何须卿卿我我,又何须轰轰烈烈。只要一个眼神,一个手势,一个微笑,早已心领神会,将爱的萌芽埋藏在心里。等待那春回大地时,再生机勃勃。3x4北大荒之情
3x4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