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回访

回访北大荒(一)

在列车上
时间:2017-11-21 09:10:46  来源:24团  作者:王建  

  2009年秋,我回访了原来下乡的地方——黑龙江兵团24团。ZmE北大荒之情
  中午坐天津开往佳木斯的火车出发。车上遇见一位曾经在原黑龙江兵团25团下乡过的佳木斯女知青,她曾任过副连长。她这次带着女儿来天津看病后回佳木斯。ZmE北大荒之情
  一路上我和这位女副连长很自然地聊起当年黑龙江兵团的往事。这位副连长下乡时间自1967年到1979年,共十二个年头。回城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经常半夜里从梦中醒来,好象又回到了那个地方。ZmE北大荒之情
  她说,想起过去那段岁月,总觉的有一种委屈的感觉。人生最美好的时候,在那里度过了。现在什么也没获得,倒落下一身病。ZmE北大荒之情
  她说,那是一个什么地方?荒原雪地。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就从领导指定的一顶帐蓬开始。有人说,是一场人与自然最原始的较量,灵与肉最本能的挣扎,现实与命运最无奈的抗争。我同意。ZmE北大荒之情
  “后来,我们行将回城的时候,那里才有了路,有了房子,开垦出来了那么多土地,场部也有了相应的生活设施。那时候我们也有了孩子,既是我们夫妇爱情的结晶,也是我们夫妇在北大荒黑土地的结晶。”ZmE北大荒之情
  “我爱人是连队的司务长,也是佳木斯人。他是个非常厚道,非常认真工作的人。由于我是副连长的缘故,直到回城的前一年,他才解决组织问题。不是他条件不具备,也不是没有群众基础,更不是他不迫切。恰恰相反,他不入党是为了我更好地工作,这样就少些闲言碎语,少些沾包的事情。”ZmE北大荒之情
  “我不愿提起以往,也不愿回忆那些事情,也没有回农场去看看的想法。我爱人现在佳木斯市纪委工作,有时工作需要,经常下到各农场调研、检查,因为黑龙江农垦总局建三江管局及其下属的各农场,党的关系隶属于佳木斯市党委。他每次下去调研回来说说那里的变化,我只是听听而已。”ZmE北大荒之情
  “那里的人们都忙着呢,去了也给人家添麻烦。去的人多了,人家也接待不过来呀。”ZmE北大荒之情
  “我们连有一位天津的战友,带着家人去回访农场,在那里吃了两顿饭,睡了一宿觉,呆了24个小时就回天津了。往返路上却用了4天4夜。原来的连队没了,原来的住户和老职工也不知搬到哪里去了,老熟人找不到了。现在都是年轻人或者从外边农场调过来的,大忙忙得谁有时间帮你们去找啊。去了,见到老连长和指导员一面就可以了。”ZmE北大荒之情
  “有人说,看到了农场的新变化,心里很高兴,很欣慰。我却不然。我感觉那里变化越大,情况越好,心就越酸。我们当年在那里是啥样子?一穷二白。我们辛辛苦苦,战天斗地,可是一无所有。现在条件好了,我们却回家了。如果当时也有这么好的条件,谁也不愿意再回城市。刚回到佳木斯时,我们没吃没住的。那时我们所在的中小城市里,都不如现在这里的农场。”ZmE北大荒之情
  “现在农场的职工,只要你不偷懒,干工作,承包土地,每年至少可以挣十多万元。那是啥风景啊。有粮食吃,蔬菜是自己种的,啥菜都有,都是环保的,无污染。油盐酱醋茶每月花销不多,剩下的都是钱了。”ZmE北大荒之情
  “现在的农场几乎每家都有汽车,几乎都住楼房。几十万、上百万元的农机都敢买,甚至于进口的美国货——原装的约翰.迪尔什么大家伙。”ZmE北大荒之情
  “你问我,如何评价我们当年的开荒和下乡劳动,那不是咱们的事情。反正当年由于我们开荒种地才有了现在这个大好局面,这里有我们的一份功劳。当然,我后来也听到不同的声音,听说1997年,中美俄三国地质环保专家在富锦市进行过调查和研讨,中心议题是当年三江平原、北大荒开发土地生产粮食的利和弊,以及开发北大荒对我国沼泽湿地保护带来的负面影响等。目前国家早已明令禁止了对北大荒的开发,并对现有的沼泽湿地施行保护政策。”ZmE北大荒之情
  “人们越来越认识到为子孙后代留下资源,保护好环境比其他任何事情都重要。”ZmE北大荒之情
  我们的闲聊断断续续,持续了24个小时,直到列车进到佳木斯站。没有客套,没有礼让,也没有留名片和姓名,好像当年在兵团时代一样。我们两个兵团老战士就这样分手了。ZmE北大荒之情
  列车上,我首次听到另一种不同的声音,一种真实的声音。
ZmE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