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回访

重返北大荒纪实(三)

魂牵第二故乡
时间:2015-09-19 12:44:39  来源:46团5连  作者:石庚尧  

  在团部短暂休息后,我们迫不及待地要回连队看看。尽管来之前,有人说当年的连队早已不复存在,所有房屋已经荡然无存了。但是我们执意要回去看看,近四十年了,那里曾是我们的第二故乡,那里有我们青春热血在流淌,那里有我们的爱、我们的恨、我们的喜、我们的伤!尽管岁月的长河已经洗刷了很多往事,但第二故乡的山、水、草、木,却永远都抹不去在心中的位置!那里是我青春岁月最值得留恋的地方。尽管我当时曾经咬牙切齿的恨过它,发誓永远不再回来!三十多年前,当我真的离开这黑土地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竟是那么依依不舍,大荒情缘已经永远凝结在我的心上。这些年来,我有机会到过世界的许多地方,也不乏风景迷人的景色,但我总是自觉不自觉地想了北大荒的黑土地、挺拔的白桦树、野花姹紫嫣红、蓝天碧空如洗、沟塘野壑的潺潺流水。北大荒才是我心中最亮丽的一道风景。8Mq北大荒之情
  大轿车载着我们一行返回连队。我们连的指导员及老职工陪我们一起同行。还是当年的路,只不过有些地段铺上了水泥路面。我的连队离团部最远,交通不便,是泥泞的土路,当年是四匹马的大车,足足三个小时,才把我们拉到了连队。三十九年前,人生的第一步从那一刻开始。时空隧道穿越了近四十年,把昨日的往事呈现在眼前。打开车窗,我深沉的呼吸着黑土地的花香、草香、麦子香、泥土香,醉人心脾。大都市太多的嘈杂、生存竞争的压力,都早已抛在脑后。我仿佛回到了那个纯真的青春年华,去找回当年的“真我”。8Mq北大荒之情
  车子越近连队,路况越糟糕,已经没有了水泥路面,刚下过雨的土路,依然是当年的泥宁,车子无法继续行进,我们下车步行。不时有人惊呼“这就是一号地”,“那就是五号地”!我的思绪再一次被拉回了上个世纪的69年,阴雨连绵,道路翻浆,麦田被水浸泡,各种机器下不了地,全部“趴了窝”。我们凭着年轻气盛,决心在广阔天地大练红心的坚强意志,肩背手拉硬是把上百吨的麦子抢回了仓。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成为了最时髦的口号!起早贪黑在麦田里、泥水里摸爬滚打。衣服湿了一身又一身,直到家底全部抖空时,索性就不再换,湿衣服下地。最难受的是清早下地穿湿鞋,那时清早温度还很低,湿鞋实在难以下脚。不知哪个知青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绝好的主意,用热水把鞋子浇一浇,趁热穿上,脚底板就不那么凉的难受了。这招果然奏效,大家纷纷仿效。就是这样,我们取得了抢收麦子的胜利。这一桩桩、一幕幕,就像发生在昨天,那么鲜活那么清晰地涌动在眼前。顿生无限感慨!8Mq北大荒之情
  北大荒的地块大,“亩”的概念显得苍白无力。割大豆,好手也要半天才能从这头割到那头。北大荒天亮得早,清晨两点多天就蒙蒙亮了,这时也是最困的时候,每次听到排长叫我们下地的声音,就恨得牙根痒,就是不想起,趴在被窝里装“熊”。我最后离开这里时,是在畜牧排放牛,每天风餐露宿,手持长鞭,骑马放牛,还常常想起名将戚继光的诗句:一年三百六十日,多是横戈马上行。我自嘲道:一年三百六十日,多是横“鞭”马上行(就是放牛的鞭子)。8Mq北大荒之情
  我想起了自己水土不服,浑身血泡,是上海的知青大姐帮我拆洗被褥,使我感到了温暖;想起了一次吃十个火烧的情景;想起了苦闷思乡时,哼唱的苏武牧羊;想起了知青门口的悠悠二胡曲“江河水”;甚至想起了年少无知的恶作剧,用弹弓打瞎不听话牛的眼睛。不禁哑然失笑!8Mq北大荒之情
  到了连队的旧址,我茫然了,独自徘徊在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地方,努力在记忆深处去找寻当年的一切一切。什么都没有了,我心中的那道美丽的风景线没有了,连队所有的房屋都没有了!牛圈、马棚、鹿舍都没有了踪影,只有过度开垦的土地。我心痛!我心酸!我欲哭无泪!我欲语无言!我愁肠万种!8Mq北大荒之情
  我努力想把当年的画面收拢聚集,但做不到,一切都化为乌有。最后在老职工指点下,才找到当年的一块水泥麦场的痕迹。不过已是支离破碎,惨不忍睹。此时我的心、我的梦也象支离破碎的水泥麦场。8Mq北大荒之情
  据说,由于种种原因,知青走了多少年后,这里就承包给了个人。老职工都走了,所有的房屋都拆掉,变成了耕地。这种现状是进步了?是后退了?我不敢妄作结论,但却给了我心中永远的痛!
8Mq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