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图书 > 从讷谟尔河走来

老鼠疙瘩汤——你们都喝过

时间:2016-09-05 13:55:32  来源:《从讷谟尔河走来》  作者:马友协

都说南方广东人胆大,什么都敢吃,天上飞的、地上爬的,还爱吃耗子!其实在北大荒,谁的吃喝中不与耗子打交道?清汤稀饭中难免粘些耗子腥味儿!VAd北大荒之情

1969年的冬天,连里调我进食堂工作。一天,活儿刚过半,没电了。那时没电是常事,没就没了呗!“大老黑”拿着油灯和勺子,拉着我说:“到仓库去揆些油”。那时食堂的仓库就是食堂西头那个后来坍塌的小草房。打开门,里边是堆起的面袋,门口放着两只大水缸,缸里的豆油已见底。勺子揆起的油,大冬天的已由液体冻成软固体了。黄黄的油中,有个黑乎乎的小东西。我未及反应过来,只见“大老黑”说:“一个小耗子”,随手就扔到了门外。起初,我挺愕然的,天天吃的就是这油啊!但一想每天一锅盐水汤,能淋上几滴油是万幸的了。耗子偷油吃,是天经地义的,谁也拦不住。不是吗,有个儿歌“小耗子,偷油吃,上灯台,下不来……”现在可好,成了“小耗子、偷油吃,下油缸,上不来……”VAd北大荒之情

那该是1972年冬天的事儿了,北大荒冬天夜长,五点时分,已星斗满天。那晚也是没电,食堂开饭时,售饭的小窗口,点着小油灯,暗暗的,窗外是排队买饭的人。那时冬天饭菜:主食是馒头,副食老三样,土豆白菜洋白菜,还有就是食堂自己腌的咸菜。就是那晚我也帮着卖饭,卖着卖着,一个北京青年拿着个茶缸凑近小窗口说:“小马,你卖的是什么呀?”我说:“咸菜呀!”他指着一个黑乎乎的小东西说:“你自己看看!”几年在食堂干活,水汽多,我养成了不戴眼镜的习惯。凑近一看,原想说是个小辣椒,一下打住了,分明是个手指般大小的小耗子,幸亏话没出口。那时谁也不会太计较,食堂的伙计拿过茶缸往外一倒,换一勺就是了。售饭罢,炊事班的伙计围在一起有说有笑,就着馒头,啃的也是那缸那盆咸菜。VAd北大荒之情

更有趣的是,那是在1973年的春末夏初。那时春忙,早饭刚过,我和胖子忙着和面发面,张凤琴又在一边忙着涮锅擦水缸,忙着忙着,嗔怪着说:“谁把抹布扔到水缸里了”。说着就伸手去拿。只听见尖叫一声。我俩忙回头问:“咋得啦!”她说:“是个死耗子”。完了,疙瘩汤已经卖出去了!是没法了,也无可挽回了。看着她那惊呆的样子,我和胖子当时的反应就是说:“没关系,待会儿你看我们照样喝”。我俩和完面后,洗了手,靠着灶台,一人一碗疙瘩汤,真是豪气万丈,照喝不误。现在想来,那时,我们的底气是为了帮她压惊,还是想显年轻勇敢,还是装着无所谓逞能,谁也说不准。只是在那天上午干活时,胖子悄悄地跟我说过:“嘿!是不行哎,老觉得肚子里咕噜咕噜的”。我说:“得了,喝也喝了,被你这么一说,心里也痒痒的了”。当然事后大家安然无事,万幸。VAd北大荒之情

  这个事儿要不要写,曾犹豫了好几天,不是怕被“骂”,“骂”也得写,想到此事时,总感到苦中有乐,还有些趣儿。那个年头北大荒的条件就是如此,躲也躲不了。说艰苦,不沾点耗子腥味儿行吗!VAd北大荒之情
             (发表于2009-11-24
VAd北大荒之情

 VAd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