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图书 > 大西江的回忆

永远的十连

时间:2011-07-01 21:12:56  来源:北大荒之情网  作者:贾畅

    想到十连,腾叙谟、王德禄、张凤余、于国镇、赵锡武、郭哈拉子、毕海臣、老法海、尹大爷、刘凤池、邸淑清、李广、徐振敏、高淑芝、老毛子、长脖子、魏球子、邓大眼、糖葫芦、大晃荡、小五子、刘喜、陶二丫、小舀子……再加400多知青,一个个人物在眼前浮现,一个个故事从心底涌出。mBf北大荒之情
    那是1968年的9月份,我比同批知青晚去兵团三个月,因下乡体检时医生给我的诊断书上写着“肝大两指,硬度中等”,爸妈硬是把我留在家里吃偏方——用瓦片焙干的猪苦胆泡绿豆。走的时候还给我带了许多,但在十连我把它们都扔到松树林里去了。四十多年后的今天我很健康,我不知是当年获益于“猪苦胆泡绿豆”,还是兵团清新的空气、有营养的新粮、“日出而做日落而息”不动心思有规律的生活所致?mBf北大荒之情
    骑马mBf北大荒之情
    由于指导员认为我身体不佳,刚到连队把我分到马号,可跟的是牛车,尹大爷赶车,沙呀、肥呀……有人装,我就是个“压车的”。每天慢慢悠悠,挨到日落太艰难了……没多久,连里让我跟刘喜赶的“儿马”车,我暗自高兴,因为我一门心思要学骑马,偷偷地跟牧马人刘凤池套近乎……刘喜赶车和尹大爷天地两别,那叫快!马鞭子一个劲儿地在马眼前晃,马喘着粗气也得跑,而且横垅沟跑,一车沙子没等到地儿全颠光了,我也颠到地上去了。幸亏是匹儿马,要是老马大概就“本儿故了”。这一慢一快让我领悟了一个哲理:慢,经常一是一,二是二;快,有时是零。所以当今世界不要浮躁。我每天毕恭毕敬地备鞍、卸车,给马料里多加黄豆,和马套近乎,但始终也不敢骑上去,只是一有空刘凤池把我拎到他坐骑的后边,抱着他的腰和他骑一匹马放牧,在绿绿的塔头墩儿间穿行,马蹄在清清的水泡中溅起浅浅的浪花,蓝天白云下真有“马踏塔头”的惬意,那感觉比苏格兰人穿着格裙在绿茵上醉痴风笛还来劲!mBf北大荒之情
    可惜好景不长,我被调到了作业排。一个冬日的中午,饭后大家都回宿舍休息了,我从食堂出来看见刘喜牵着儿马去马号,那马朝我叫了两声,我对马说:你还认识我?又对刘说:我想骑一下。刘二话没说将缰绳递给我。马顺从地跟着我走,可是我怎么才能骑上去呢?没有马鞍没有马镫。有了,路边躺在地上厚厚的大轮胎足以让我上马。我将马牵过去,踩着轮胎,一下子骑到了马屁股上,马一尥蹶子,把我四脚朝天、后勺朝地结结实实摔在了冻土地上。不知过了多久,我看到了白天深邃的天空中隐约的星星,看到了远远瞧我愣神的儿马。啊!我没摔死,还活着……下午不动声色去“倒粪”,晚上从头到脚疼得我一宿睡不着觉,第二天若无其事去干活。mBf北大荒之情
    至今我也没有学会骑马,在希拉穆仁草原骑马,导游一路高呼“Let’s go!”马颠颠地跑,我心里不停地劝慰自己:别怕,地上是沙,不是当年的冻土地;骑的是鞍,不是马屁股!否则我真会永垂不朽。mBf北大荒之情
    过年mBf北大荒之情
    刚到十连我们住在土坯房里,那房子矮趴趴的,上窄下宽,门似嘴,窗似眼,笑容可掬,像个弥勒;后墙下塌用圆木撑着;房盖上毛草瑟瑟,下雨就漏。知青戏说它“弯弯腰,拄拐棍,披头散发流眼泪。”mBf北大荒之情
    在兵团过第一个年,组织号召我们“过一个革命化的春节”,我们都没有回家,就是在“弥勒佛”里过的。大年三十连队找苦大仇深的老农给我们痛说革命家史忆苦思甜,之后吃“忆苦饭”——麦麸子炖白菜帮,因为没有咸淡,我们真是咽不下去。上海人方贤兴,拣个大镜框往头上一比划,酷似漫画中被批斗的刘少奇,从此得雅号“刘克思”。他灵机一动,把从上海带来的盐津枣倒进了忆苦饭。加了现代作料,忆苦饭的味道变得怪怪的,更难以下咽。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我们连苞米核(hu)子都吃了,这会儿怎么啦?时势造就人哪!mBf北大荒之情
    第二天大年初一,所有的人睡懒觉,因为屋子里太冷,舍不得离开暖暖的被窝。有人敲门,男生说给女生送冻柿子来了。我心想:真的?假的?头两个月男生烧火炕时,把猪赶到女生宿舍,收工回来女生不得不清理满地的猪粪。轮到女生烧火炕了,女生更狠,让鸡PK猪,把鸡轰进了男生宿舍,害得男生满炕地收拾鸡屎……这回男生搞的啥名堂?下铺的纪雅琴钻出被窝,将筐拉进宿舍,顺手掏了一个冻柿子,放在脸盆水里洗洗就啃,然后不停地吐——她啃了一嘴炉灰渣子。男生将柿子肉吸光了,装上灰渣灌进水,又冻成了柿子样……女生开始策划新的报复行动,但未实施,因晚上的一顿饺子把我们“招安”了。田永治导演了一台戏又转移了我们的心思。戏的内容我已记不清了,只记得张艳清是主角,我没有角色,田说我不会做戏,派我搞“舞台灯光”,其实就是个“照亮的”。mBf北大荒之情
    这个年,永生难忘。mBf北大荒之情
    机务mBf北大荒之情
    作业三排被命名为“青年突击排”,王大光和我搭档分别任正、副排长。龙口夺粮誓师会上我不知向谁讨伐,喊出了“还我朝气”的口号,孙福广一气呵成的誓言,一时成为热门话题。之后整党工作队进连,组织贫下中农选党员,我是被选中的三个知青之一,可是因为政审问题,我入不了党。工作队长找我谈完话,我的心情坏到了极点,瞪着眼睛做梦,梦见自己不是亲生父母的女儿,而是被他们捡来的最穷最穷人家的苦孩子……我一本正经地提出了辞去副排长职务的报告,正好当时连队要选拔十个女知青去机务排革“青一色”的命,连队给我机会“下台阶”,正中我下怀。mBf北大荒之情
    我的东方红-54型拖拉机机务组正副驾分别是徐振敏、邓大眼(名字记不起了)两位师傅,徒弟是我和北京知青陈林。这个小老弟那叫帅—白白的、高高的、总是笑眯眯的。可是不到三个月他就不辞而别、不翼而飞,户口行李仍在连队,据说人到哪个部队当兵去了——是真正的解放军战士,令人垂涎三尺。mBf北大荒之情
    我的师傅徐振敏,人极聪明,技术一流,因地主出身,个性被压抑得扭曲。他极不赞成女孩子开拖拉机,因此对我是不冷不热。我也不争气,第一次发动拖拉机没有力量把启动绳拽到位,反转的轮子将启动绳的拉棒打在我的手背上,拖拉机没发动着,我的手背倒打青了,真是没面子。没什么好干的,我就用一盆一盆的汽油刷车,刷得拖拉机干干净净,鲜红鲜红的,十分可爱。可我的棉猴造得不成体统了,那时的汽油好像是白来的,再刷棉猴。晚饭后将棉猴挂在宿舍门前大批判专栏最高的柱子上挥发油味。第二天早晨天刚蒙蒙亮,朱兆瑞、董英把我弄醒了骂:瞧你那棉猴,像个吊死鬼,害得我们一宿不敢上大厕(房山头野地),想憋死我们怎么着!觉也不用睡了,我摘下棉猴穿上就和杜雪去机务排苦练发动车。一股猛劲,车“嗯”的一声就着了,杜雪的裤子掉了——裤腰带给绷断了。我忙拉起裤子,杜雪蹲在地上,我到处给她找绳子……mBf北大荒之情
    为了更好地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到十连后我一直不戴近视镜。一次给松树苗铲草,王德禄骑在我的垅上嚷嚷:铲草,别铲苗!王大光替我辨解:她眼神不得力!从此我落下了“苗草不分”的话把,因此,每天出车师傅们都要考验我的眼睛,离小桥还有好几百米,就问我桥边有几个人?我看黑乎乎的一片,就答:一群人。他们笑够了,说:下车下车!换人换人!开到近处一看,原来是几只汽油桶。我师傅说:开拖拉机真的没什么难,操纵杆上拴两个大饼子狗都能开,眼睛不行可干不了活!夜间秋耙地证实了他的说法:我没有一天不跑丢线的,新翻和旧翻黑土的界限在月光下实在难以辨别,别的徒弟开车师傅可以睡觉,我的师傅得替我看线。突然沟子里升起两颗信号弹,划亮夜空,我师傅慌忙把我按到前挡下,说:别动,千万不能让“特务”看出你是个女的!至今我不明白师傅这句话的含义。第二天连队备战演习,村里老少妇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扛着大包小包哭天喊地地挤尤特。我们把拖拉机开到松树林里放掉水待命。警报解除后,气的老乡跺着脚骂:老毛子,我操你八辈祖宗(这是正宗用法),那么大地盘不够你用,还想占到我们这边!我们用井水给车加水,落在井里的松针把水箱堵了,车没法发动,用尤特拖出松树林连夜清理,不敢怠慢,怕一会儿警报又拉响,无法行动。mBf北大荒之情
    到兵团的第二年,非洲龟裂的土地在呻吟,而我们这里却天有塌方,麦收举步维艰,雨水和麦子主宰着我们全部的日月星辰。两台拖拉机拉一台康拜因,拉不动再挂一台,再挂一台……没有拉筋我去连队取,八十多斤重的拉筋一头扛肩一头拖地,一气拖到七号地的机车旁。夜幕降临,四台拖拉机拉一台康拜因,师傅一声令下,四台拖拉机齐轰油门,车灯骤然一亮划破夜空,景象十分壮观。只听“咔嚓”一声巨响,康拜因的下巴(拉杆)被拽掉了,康拜因摇晃了两下陷得更深了,无奈地倾斜在地里,犹如“泰坦尼克号”那般悲壮。当时我的右手小臂生火疖,经拖扛拉筋这样一抻,红肿化脓,红线一直起到肩膀,陈大夫挤完脓后将长长的黄纱条一点一点塞进创口,嘴里叨念:起红线不怕,离心远着呢!那一年我们吃得全是“捂”(霉变)麦子。“捂”麦子的味道已经久远,但小臂上的疤痕依然清晰。mBf北大荒之情
    我师傅最赞赏我们的伙食团,我调到机务排后一直没有离开三排宿舍,我们上铺的六个人:朱兆瑞、付碧良、张郁惠、金萁青、黄澄清加我始终合伙吃三餐。师傅说:按着小农经济的眼光看,这就是“共产主义伙食团”。这个伙食团对我的帮助真是太大了。节气不等人,春播、夏收、秋收、秋耙地……我们机务排经常在地里干十几个小时,最长达十七、八个小时,没有伙食团我连饭都吃不上!mBf北大荒之情
    又是好景不长,不知为什么,团部下令将女同胞全部调离机务排。我们用毛主席的谆谆教导“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上书团首长,无济于事,于是我又被“下台阶”调到了团部皮革厂……mBf北大荒之情
    信使mBf北大荒之情
    在十连有两个“大众情人”—小姑娘(龚志文,性别男)和地主(龚建祖,成分贫下中农)。知青每天辛苦劳作之余,最巴望的就是见到他们,因为他俩相继担任十连的邮递员,每天往来十连和团部之间,传递书信文件,风雨无阻。有马车还好,否则他俩要凭两条腿越过两个岗子走来回。远道无轻载,一兜子信件已是重负,还有各样包裹。冬天,冻得狗皮帽子上全是霜,鼻涕恨不得冻成棍儿,辨不出眉眼,比圣诞老人还酷!进门,久等的知青像饿狼一样扑上去,扯下信袋自行分赃,他们则赶紧去烤火……知青们不管父母寄来什么好吃的,到了连队就“共产”了,没有独吞的。家里发生的事情也几乎广而告之,自从有了“病退、当兵、上学……”之类的潜流才有了秘密。后来连队给他们配备了坐骑,他们学会了骑马,舒服多了。现在“小姑娘”每天开着车在大上海转;“地主”真的成了某“企业之主”,有专门司机……时代前进的步伐当初我们不可想象。mBf北大荒之情
    信使有时会被“搓球”。当时青年人谈恋爱不像当今这么招摇,都偷偷地借信使传书,谈成了信使根本不知道,无红娘之功。谈不成就糟了,还得负责退信,而且面对受伤害者的嚎啕大哭,不知所措……这信使当得容易吗?!mBf北大荒之情
    大爱mBf北大荒之情
上    海知青梅安生,不善言辞,但心中一直有大事。做司务长他把伙食搞得花样翻新,为了餐桌上的青菜,他带领炊事班在食堂东边开出了一大片菜地,种上各样蔬菜。长长的黄瓜悬在架中是那样的诱人,我们是把它当水果来享受的。天津小伙“偷”了几根黄瓜,愣被老梅训出了鼻涕泡……mBf北大荒之情
    十连的水看似清凌凌,实则软得很,使当地人得一种叫做“大骨节”的怪病,不管妙龄女郎还是英俊少年,各部关节粗大变形,劳作拿不住工具,走路鸭子一般,陶二丫和小舀子最为严重。老梅建议打深水井,得到了官兵一致赞同。井钻一直钻到水样各项指标化验合格的深度,井水喷涌而出,喜得大伙在喷水的大管子前打水仗……自此十连人告别了“大骨节”病。96年我回到十连,十连干群呼吁将此井命名为“安生井”。真的,我感觉是那样的贴切……mBf北大荒之情
    田永治说我不会“做戏”,他可真的会做戏。戏是做出来的,但心不是做出来的。那年冬天,徐蓉芳的家里给连队寄来一块黑纱,告知她父亲过世了,要我们劝慰她不要太难过,不要回家,好好接受再教育。我们都那么年轻,从未遇到过这种事,怎么办呢?田永治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焦裕禄语),黑纱先戴在我胳膊上,然后慢慢向徐渗透。一时间大家都知道田永治家里出了事,田的表情十分沉痛,但没有眼泪。我们大家包括徐蓉芳在内,都十分佩服田的坚强。没多久徐的胳膊上也戴上了同一块黑纱,她已不是“第一个”,因此比较顺利地渡过了难关。后来付幼珍的妈妈去世了,她没有告诉任何人,独自承受着痛苦,很晚我碰到她跌跌撞撞一股酒气,逼她说出了实情:刚才她在野地遥望明月和母亲对饮……感动得我掉下眼泪,但没去擦,那意味着没人知道我哭了。mBf北大荒之情
    牧羊班的解西英将蜡烛点燃放在窗台上,看书学习,看着看着睡着了,蜡烛将窗帘烧着,外边人看到火光大叫,惊醒了胡志平,她爬起来不假思索地拎起当时十分贵重的纯毛毯,奋力扑过去救火……火灭了,她的毛毯烧焦了,解西英十分不过意,她没事一般……mBf北大荒之情
    一次秋后烧荒跑了火,火舌借着风力逞凶狂,像个无情的怪兽顺风跑。没有人下令,所有发现火情的人疾奔火场,脱下衣服在水泡中浸透,奋不顾身地追赶火头,扑打余烬。火头跑多远,人们追多远,太阳下山了,拖拉机开出火道,火才扑灭。老山羊、卢晓天……所有人彼此看着炭灰和着汗水抹成的大花脸、燎掉的眉发、褴褛的衣裳,哈哈大笑,露出雪白的牙齿,顿感饥肠辘辘,冷风习习。“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老山羊高亢的歌喉一亮,七长八不短的歌声响彻黑乎乎的沟壑……mBf北大荒之情
    大爱无声,大爱不要命!mBf北大荒之情
    四季mBf北大荒之情
    《十字街头》里赵丹俏皮快乐的歌声“春季里来百花香……”脍炙人口。可我们地处高纬的十连春天来得特别晚,似乎我们站播种机刚被裹挟着拌种化肥和农药的“春风”抽打完,夏锄就来到了。这时野地里才会百花斗艳:黄色的黄花、红色的百合、白色的芍药、蓝色的马连、粉色的玫瑰……交相登场,你唱罢了我来唱,给我们一根垅一天铲不到头的枯燥劳动平添生气。不论活有多累,你看吧,每个女生宿舍的窗台上都装点着鲜花,令人心醉。mBf北大荒之情
     断不开的春夏,播种、夏锄、夏收一环扣一环,没有喘息。夏收小麦站积草车是仅次于站播种机的脏活,戴着“太君帽”,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一天下来你已认不出“黄豆”、“小宁(人)”、张大锁、刘瑞香……了。mBf北大荒之情
    大雨天不能下地干活,连队组织大家政治学习,讨论“突出政治到底落实在哪里?”老职工说:这还用讨论?当然落实在工作上、行动上了!知青说:副统帅的女儿可指明得“落实在人的思想革命化上”,“思想正行为端”没有逆定理,私心重为自己也可以干得好!“奇怪,灯泡不亮,怎么能说明它做功?”老职工不听什么副统帅的,更甭说还是他女儿的说法!拔犟眼子的人散会了还在拔……而今,我经常会把黑格尔的哲学“存在即合理”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联系在一起……mBf北大荒之情
    大雨天还会阻隔双山到团部的交通。为了及时赶回连队,我们曾一直从双山穿越十一连走到十连,虽说抄近道,我们也走了五个小时。一路上夹杂着湿润草木香味的清新空气扑鼻而来,让人神清气爽。柔曼的白雾飘忽不定,犹如缓缓拉开的纱幕,大太阳时隐时现,我们在其中穿行,好像在追赶太阳。日上中天,十连终于进入我们的视野……mBf北大荒之情
    我们团所在地名曰“大西江”,实景却是纵横交错的小丘,开垦出来的土地一年四季变幻着颜色——黑、绿、黄、白美不胜收。丘与丘之间构成一道道幽静宜人的浅谷,长满桦树、柞树和榛棵。秋收站在积草车上远眺,“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一览无余。黄昏,红红的、大大的太阳羞答答的,好像要躲到前面的山岗后,走过去就可以把她拽住。不送晚饭,收割大豆的人们饿了,就“烧豆燃豆萁,豆在筛上滚”,所谓“靠山吃山”。袅袅白烟在空旷无垠的豆地升起,黄褐色的豆茬一眼望去形同浩瀚沙海。王维的诗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从西北平移到了东北……mBf北大荒之情
    当大地变得一片雪白,我们似乎该“蛰伏”了,其实不然。去沟里伐木、去查哈阳修水利……我们则上山打石头、拉沙、备料,待春回大地给自己造新屋。年龄最小的高亚彬、张郁惠和别人一样,二三百斤的大石头抬起趔趔趄趄,从采掘面的坑中抬到堆石场决不让别人染指,结果来了例假常驻不走。以这样的代价,我们终于住上了砖瓦结构的新房,犹如进了天堂。mBf北大荒之情
    冬闲偶尔我们会有假日。男生别出心裁,向老乡借了冰穿子,说是“上不了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我们女生秘密跟踪,发现他们只不过是在水泡子的冰面上凿了几个窟窿,捞了一些小蟞虫上来。我们最大的收获是听到了他们自我陶醉在苍天大地间的即兴告白:mBf北大荒之情
    朋友,你可知道威廉•配弟?mBf北大荒之情
    他曾把一个伟大的真理揭示:mBf北大荒之情
    财富之父是劳动,财富之母是土地。mBf北大荒之情
    二者结合,才把整个世界养育。mBf北大荒之情
    有一天,我的儿子也站在这里,mBf北大荒之情
    我会百遍千遍地告诉他:珍惜,mBf北大荒之情
    啊,儿子,这是你父亲开垦的土地!(
有加工)mBf北大荒之情
    儿子?他们怎么会有儿子?我们情窦未开,疑窦顿生。晚间,全体女生学了一条毛主席语录“有来犯者,我党必定站在自卫的立场上,坚决、彻底、干净消灭之。”
mBf北大荒之情

    96年我们带着孩子去祭奠青春,十连接待我们的是李广的儿子,他已是团领导……我们的青春不再,但孩子犹如四季,绵延不绝!mBf北大荒之情
mBf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